九九小说 > 玄幻小说 > 玄幻:生前不愿,死后又冥婚嫁我 > 第188章:别剥夺我对你的担心,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天罚本源!此等劫难降下,还是在天魔宗!天魔魔主怕不是也身死道消?”

  通灵峰主殿门口,几名太上长老已站在殿门外,望着西荒的方向,雷长老喜笑颜开,认定天魔魔主凶多吉少。

  “天魔魔主乃八荒一直以来最大的祸害,每一任魔主都残害无数无辜的生命。当任魔主虽称不上善良仁义之徒,也算不上邪恶卑鄙之人,但前人作恶后人遭殃,也得承担因果。”剑长老道:“如今这天罚本源降临,必然是犯下滔天大错!”

  修为越高,所能感受到的天道规则限制就越加浓厚。

  因此天罚本源降世前,他们早就站在门口观望着,甚至懒得用法器,想要亲眼目睹这一场浩劫!

  “师兄说得有理,但话说回来......陆师姐和姜师兄不是就在天魔宗?”秦长老发现问题所在,如果说陆师姐在天魔宗,那还需要他们担心什么?

  诸人顿时沉默,回悟过来。

  对啊!陆凝霜和姜云逸在天魔宗!

  “不知全貌不予定论,反正我倒觉得......”她接着说,一想到自家师姐的众多手段,就不由得感叹:“或许是陆师姐弄出来的也说不定。”

  斩过剑宫寝宫、毁过丹谷传承等案例,区区在天魔宗降下天罚本源,忽然觉得真的不足为奇。

  “.........”

  诸长老发言:“这也不无可能。”

  他们发现,现在无论陆凝霜做出多么不合理的事情,都觉得很正常。

  比较几位太上长老的乐观,镇妖塔的魔神化身却悲观了起来。

  天罚降世,第一念头是陆凝霜又要过来杀他们骗天道得功德。

  同时,嫉妒魔神化身已毫无气息,甚至连同气运一起消散。

  诸位魔神化身更是惴惴不安。

  陆凝霜吸收了气运?

  完全没那个可能!他们见过陆凝霜对于魔神气运的不屑。

  就好似他们触碰魔神气运之后,便遭到玷污一般,怎么可能去炼化。

  唯一的解释就是,真杀了嫉妒魔神!

  “是那小子!一定是那小子!”暴食魔神化身想到的人,只能是姜云逸。

  功德无量,玄黄灌体,足以凝聚一朵功德金莲,这种逆天祥瑞之兆,可能魔神气运真正湮灭!

  强行被逆转成暴食魔神化身的她,相信除了姜云逸绝不可能是旁人。

  “别发疯了,你只会死得比我们更惨。”傲慢在隔壁讽刺道。

  如果有选择,他们也想要继续活下去,然而陆凝霜恐怖的实力,一旦决定的事,根本不允许他们苟且偷生。

  只能关在镇妖塔,静静等待着死亡....

  ........

  天穹阴沉散去,狂风不再卷起不祥的沙尘,浩瀚无根的西荒之地恢复如初,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

  尽管半刻钟不到,陆凝霜就将天罚本源尽数捏碎,阻止八荒的崩坏。

  但对天魔宗所发生的变故,依旧吸引诸域无数人的关注,掀起轩然大波,毕竟,天罚本源降世太惊艳!

  一时间,所有修道有成的生灵都觉得头皮发麻,不敢想象,魔主渡过这次劫难,实力将达到怎样的程度。

  同时对魔主的实力,也有了全新的认知。

  比肩天凌圣主!

  想想就很可怕!

  对此,何人不想知晓前后因果?

  可惜发生在天魔宗,无人擅自敢窥视,更别说调查,否则必然会引来杀身之祸,谁都不希望自己招惹上那个传言中凶残嗜血,手段残忍的魔主。

  要知道,天凌圣主虽很少抛头露面,但至少还能遥遥望上一眼,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成为所仰望的人物。

  而天魔魔主却从未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甚至可以说,无半点踪迹的!

  不少人认为,见过天魔魔主都已被诛杀或者被囚禁......反正无人知晓。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蒙上神秘面纱的魔主,谁能想到,此刻正被一名正道中人紧盯着面庞,像是遭到审视。

  知道要与姜云逸深谈一番,陆凝霜就牵着他,坐在断魂宫不远处的岩石上,是天然形成的观景台。

  哪怕,西荒仅有荒芜。

  此时,他仰着脑袋,指着脖子与锁骨,闷声闷气道:“这里,你咬的快要出血;这边,你弄得黏糊糊的;至于唇.....”

  只见脖颈上通红一片,还有残留的牙印痕迹,殷红如血,脆弱的肌肤仿佛下一刻就会溢出血珠。

  或许正是这种特性,才让陆凝霜凭借着原始的想法,在他身上刻意折腾!

  姜云逸凭着痛觉,随意在脖子上指了一下,手指又碰了碰唇瓣,立刻想起被她灌入大量灵气,填满整个身心。

  以及在黑暗里被玩弄......

  话语一顿,他晃了晃脑袋,将那羞耻的画面甩去,双臂环胸,继续质问:

  “你干的好事,不说一声就走?”

  陆凝霜明白,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怕是不能平息怒火,便道:“嗯,所以我说知罪,毕竟伤到了........”

  话未说完,就被姜云逸双手捂住嘴:“别说这种肉麻的话!”

  感到羞耻的怒斥,瞬间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见陆凝霜没打算说下去,他才愿缓缓放下捂住嘴的手。

  陆凝霜看着眼里有怨的他,问:“夫君是因为,我的离开才生气?”

  “才不.......”

  姜云逸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但想了想,事到如今,傲娇有什么用?

  于是,他尝试着改变,张嘴想要给予真诚的答复。

  可几番努力后,才发现习惯傲娇,想坦率一点只觉得难以启齿!

  陆凝霜见他几次欲言又止,轻道:“不是故意离开夫君。”

  “我知道。”

  姜云逸亲眼目睹着,陆凝霜将天罚本源捏碎的场面,甚至是轻而易举。

  从始至终,陆凝霜寸步不离给他极大的安全感。

  可就是如此,陆凝霜默不作声的离开,才更让他怕有小概率的万一发生!

  “我生气,不是气你离开,而是气你丢下一件外袍给我抱,悄然无声的离开。”

  此时,陆凝霜披着他的白袍,姜云逸则披肩她的黑袍,两人并肩而坐。

  陆凝霜侧首看他,发丝被捋到耳后:“夫君不用替我担心,不好?”

  听到这话,姜云逸也了解她的用心,情绪渐渐平复。

  他无奈道:“你啊,知不知道,比起告别,不告而别才是真正的离开?”

  陆凝霜沉思良久,显然是在尝试理解他的话,最终点头:“好。”

  见她理解,姜云逸也不好多说什么,抿笑道:“那就好。”

  说完之后,就陷入一阵沉默,两人坐在边上,两腿自然垂下,衣角随风而动,望着大地很少起伏的远方。

  这里一眼就能见到西荒边缘,夕阳沉下,一轮落日浑圆,横贯地平线的日圆散发出长长一条光,如果有人往那边走,影子会被拉得很长,模糊看不见。

  并肩而坐的身影,她一点点的凑近,想要无距离,只有一道影子倒映。

  姜云逸向她看了一眼,突然打破了沉默,抿嘴对她道:“抱歉,明明是为了我好,却对你生气。”

  至少,陆凝霜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并非姜云逸想要的而已。

  他想要担心她的资格.....陆凝霜正好相反,是不想让他担心。

  对此,只能对她说一声抱歉。

  “嗯,我宠的!”一向冷若冰霜的陆凝霜,好似很自豪的说道。

  姜云逸笑骂:“我不是在夸你。”

  从某种方面来说,她还是没变,依旧需要自己慢慢教。

  他也没变,一直喜欢着。

  面对着陆凝霜,姜云逸眼中有着从未出现的柔光,或者说,是一直埋在心底的万千柔情,不想让她发现。

  但现在已经无关紧要。

  山风轻扬,姜云逸慢慢地对她说:“我知道现在的自己帮不了你什么,也不需要我帮。所以,在危险的时候,别剥夺我对你的担心,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晚霞灿烂。

  天地苍茫。

  陆凝霜身子一顿,在风中沉默着,忽然,她整个人往旁侧倾斜,直接靠在姜云逸身上,自顾自的点头:“累了,能靠在夫君身上休息,有用。”

  “我是说危险的时候。”

  姜云逸见推不走她,也只能认命的让陆凝霜靠在自己身上。

  陆凝霜贴着他,也如她所愿那般,背后仅倒映着一道模糊的影子。

  这时,姜云逸突然想起了什么,向她问道:“话说,我死之前,好像见到了魔神降世?记忆还是有些零碎......”

  “嗯,圣人占据夫君近的一半三魂七魄,消亡后也需要时间恢复,夫君现在记不起来很正常。至于那尊魔神,不过是魔教以献祭手段,映照出上古年间的我而已,最后还是安全带你、以及些许不愿与之为伍的正道弟子离开天凌圣地。”

  “一半的三魂七魄?”

  姜云逸不敢想象,如果全部的三魂七魄都被占据,那他就不再是自己!

  在他沉思间,陆凝霜忽然开始不老实起来。

  姜云逸本意是接受,可在陆凝霜轻揉脑袋,他低头时,恍然见到陆凝霜衣襟处有一道书角露了出来。

  好奇心驱使下,他还是拿了出来,其中特意折起来的一页内容是:

  ‘冰炭不言,冷热自明——’

  ‘若是彼此亲密无间,内心的表白无须告知,直接采取行动即可。’

  “.........”

  看到这句话,姜云逸又想到她‘怕夫君担心,所以选择不告诉’的想法,瞬间明悟,只是.....这应该是没确认关系的技巧吧?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确认关系后的技巧,陆凝霜学的怕是只有合欢宗的技术活。

  姜云逸正看着书,陆凝霜已经虚虚吻上了自己的发丝,低头的姜云逸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抬头看她。

  “我教你,别再看。”

  见姜云逸拿回属于自己的书,陆凝霜没有出声索要,只是双手捧住他的脸,额头相抵,低声细语:“好。”

  “嗯。”

  见状,姜云逸就知道她想做什么,没办法的把薄唇往上凑,浅尝辄止,算是一种鼓励或奖赏她乖巧的意味。

  就在他以为自己往后能占据上风时,陆凝霜面对他,突然道:“继续。”

  “?”

  陆凝霜将计就计:

  “这样我才有动力。”

  话音刚落。

  白皙的手,落在他的耳垂上轻轻捏弄着,陆凝霜微微上前。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在嘴唇上又是一顿猛啃,风愈发的寒冷,从头直冷到脚。

  完全就像喂不饱的狼。

  “不.......”

  姜云逸已经发觉事情不对劲,但为时已晚。

  不知多久,由温柔的傍晚霞光,转变成夜色深邃,寂寥无声。

  两颗明亮的星辰在苍穹闪烁,夜下则有两个人影嘴唇微张纠缠,白丝时隐时现,而一人的呼吸声愈发沉重。

  姜云逸好不容易抽离,才连忙摆手,后悔道:

  “不教了!你、你自己学!”

  他披着黑色衣裳,起身自顾自的返回断魂宫,身躯颤抖着,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其吹走,因为陆凝霜给的灵气太多。

  哪怕灵气不是全部累积在姜云逸识海,能够渡灵回给她,可实在受不了灵气来回迁移,一进一出的满足与空虚感。

  在继续下去,恐怕他就直接融化在陆凝霜怀里!

  而她要的奖励,实在是太多了!

  身后,陆凝霜披着白袍跟着他,忽然淡淡道:“夫君对我,很有用。”

  她再次重复,这般轻轻的告诉着姜云逸,声音缥缈空灵而觉得不真切,特别是在月下,肌肤如雪一般,深邃眸瞳更是映着月华,泛起迷醉人眼的光泽。

  “都说是危险的时候了......”

  姜云逸驻足,转过身,面对着清冷的女子,语气虽怨她,可眼里柔情不曾稍减半分,不自觉露出的浅笑亦如初。

  互披彼此衣裳,互映对方容颜。

  夜色正好,月色正浓。

  两人的感情,亦如曾经那般美妙。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