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易你有这本事儿?”

  “街道办的人会理你?”

  贾张氏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易中海。

  他易中海有这本事儿,怎么我不知道啊?

  秦淮茹拉了拉自己男人贾东旭,让他拦一下贾张氏。

  不管别人有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你这么说出来有点不太合适诶。

  易中海听见贾张氏这么说脸色有点难看,但还是解释了一下,“聋老太太有认识的人,到时候我去请聋老太太出面。”

  “街道办也很想关闭这个小酒馆了。”

  “之前看在吴老爷子的面上一直没有提关闭的事儿。”

  贾张氏听到易中海这么说,点了点头。

  如果是后院的那个老不死的请人帮忙,那确实有可能。

  “贾家嫂子这段时间你也少去招惹孙青山。”

  “这小子机灵的很,不好抓这个小子的把柄,先让他嚣张几天,等后面好好的收拾他!”

  易中海开口说道。

  “好!”

  贾张氏点了点头。

  易中海见贾张氏听进去了,便转身离开了贾家,来到了后院聋老太太家。

  “老太太,这次得请你出山帮次忙了。”

  易中海来到聋老太太的身边,一脸歉意的说道。

  “是因为中院的那个孙青山吧。”

  聋老太太说。

  “是的,那个小子不尊老爱幼,跟我们四合院不是一路人。”

  “所以我想要将他给赶出去四合院。”

  易中海将自己的方法给聋老太太说了一遍。

  “中海啊,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想象,要是孙青山那小子把小酒馆的生意做起来了呢?”

  “就算小酒馆倒闭了,万一那小子找到工作了,你还不是拿他没有办法。”

  聋老太太看着易中海缓缓地说道。

  易中海心中其实也明白,要是孙青山找到工作,或者是将小酒馆给盘活了,自己就一点法子都没有。

  但是现在自己也没有其他方法来对付孙青山,只能试试这个法子。

  “老太太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尝试一下,要是成功了,那皆大欢喜,不成功就等下一次机会。”

  易中海他能够看出来,孙青山不是院子里那些人,能够任自己摆布。

  这样的人会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威胁,必须想尽办法除掉孙青山。

  “中海啊,你跟孙青山也没有什么直接冲突。”

  “何必为了贾家而跟孙青山斗上。”

  “之前我就给你说过,贾东旭当你的养老人不合适,最合适的还是柱子。”

  聋老太太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但易中海可不会听。

  他是一个要强的人,喜欢掌控一切,另外加上他在贾东旭身上投入了那么多,不可能说断就断。

  聋老太太看着易中海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无赖的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明天我帮你去找街道办的一个朋友,让他从中帮帮忙。”

  “不过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聋老太太看着易中海说道。

  “多谢老太太。”

  “好的,我会做好其他打算的。”

  易中海见聋老太太愿意帮忙,脸上尽是笑意。

  随即告别了聋老太太返回了家中。

  “哎!”

  聋老太太望着易中海的背影摇了摇头。

  想到自己的晚年还需要靠着易中海和一大妈的照顾,也不再说什么了。

  转眼间便第二天了。

  孙青山吃完早饭便慢慢悠悠的向着小酒馆去了。

  进到小酒馆,孙青山便趴在柜台上准备休息了。

  就在这时,外面来了几个人。

  “应该是这里了,我家女婿说就是在南锣鼓巷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酒馆买的酒。”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几个中年男人来到了小酒馆。

  “小同志,小同志。”

  “两天前是不是有一个小伙子在你这儿买过酒啊?”

  “买了十五斤。”

  带头的中年男人问道。

  孙青山想到了阎埠贵当初带来的那个人,于是点了点头,“是有一个年轻人来买过酒,老同志难道我们的酒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那个酒味道很不错,我们几个想要还买点。”

  领头的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行啊,还是要之前那个酒吗?”

  “高粱酒,一块一斤哦。”

  孙青山先把价格说给了他们。

  “可以,没问题。”

  对方点了点头。

  于是孙青山将剩余的高粱酒全部给拿了出来。

  在孙青山忙着卖酒的时候。

  聋老太太拄着拐杖来到了街道办,找到了街道办的副主任,田有为。

  因为当年战争年代的一些原因,田有为欠了聋老太太不少的人情。

  “哟,老太太怎么来了?”

  田有为看到聋老太太来了,立马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来到了聋老太太的身边。

  “小田啊,说来惭愧我这次来是想要找你帮个忙。”

  聋老太太说话间将田有为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田有为见状,瞬间明白聋老太太来找自己应该是想要办点其他的事儿。

  “老太太凭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事儿你直说。”

  “只要我能够办的,我就尽力帮你办了。”

  田有为先给聋老太太打了一个预防针。

  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儿,自己可办不了!

  “小田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儿。”

  聋老太太听明白了田有为话里的意思,于是开口解释道。

  田有为见状点了点头,然后给聋老太太倒了杯茶,“老太太来喝茶。”

  “谢谢小田了。”

  聋老太太将茶接了过来。

  “小田我们巷子里的小酒馆你知道吧?”

  聋老太太眼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田有为。

  “是当初那个第一个进行公私合营的小酒馆吗?”

  田有为眉头皱了起来,聋老太太要是想要对付这个小酒馆,那就有点麻烦了。

  这个小酒馆因为当年有着带头的公私合营的功劳在,自己也不好动手。

  “没错,就是这个小酒馆。”

  “我之前听说这个小酒馆一直处于亏损的情况,如今小酒馆的主人吴老爷子爷走了,为什么街道办不直接将这个小酒馆关了啊?”

  聋老太太微笑的看着田有为。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老太太虽然吴老爷子走了,但是王主任任命了小酒馆唯一的职工为公方经理,我要是插手管,就有点....”

  田有为不愿意因为聋老太太去跟王主任对着干。

  “老太太,我记得王主任在街道办开大会的时候说过,半年后小酒馆要是一直亏损,就将其关闭。”

  “看小酒馆的情况,半年后也是要关闭的啊!”

  “你为什么不等上半年呢?”

  田有为以为聋老太太不知道这个消息,于是说道。

  聋老太太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说了一句,“我老了。”

  田有为看着聋老太太头上大半部分已经是白发了,便以为是聋老太太觉得自己活不到半年后。

  “好吧,老太太我想想办法。”

  “看怎么能够将小酒馆给提前关闭吧。”

  田有为看在当年聋老太太对自己的帮助,便想着最后帮聋老太太一次。

  “好,那谢谢小田了。”

  “那老婆子我就不打扰你了。”

  聋老太太笑着起身。

  “老太太,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以后没什么大事儿还是别来街道办了。”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有事儿托院子里的人来到找街道办的人,你这要是路上摔一跤可不得了。”

  田有为说。

  聋老太太听到田有为的话,顿时愣神了。

  因为她听出了田有为话里的意思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诶,好了小田我走了。”

  聋老太太看了看田有为,然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这个人情算是用完了。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