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贾张氏将棒梗护在怀中,眼睛一直透过窗外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看到聋老太太和傻柱被送去医院了,贾张氏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刚刚贾张氏生怕聋老太太直接死在这里了。

  “棒梗你为什么要拿弹弓去打后院老太太的头顶的瓦片?”

  “现在老太太被送去医院了,后面不知道多少事儿!”

  秦淮茹此时要被气死了,将自己的女儿小当放在一边,抄起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条子就要来打棒梗。

  “不是我干的。”

  “当时我还在瞄准,没有将手里的石子射出去。”

  棒梗大声的反驳着。

  “你没有动手,那为什么聋老太太和傻柱头顶上的瓦片会掉下来?”

  “都事到如今了,你还在撒谎。”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家里带来多少麻烦!”

  秦淮茹高高举起手中的条子就要打棒梗。

  贾张氏见秦淮茹敢打自己的宝贝孙子,反手就抽了秦淮茹一巴掌。

  “妈!”

  秦淮茹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贾张氏。

  “秦淮茹你没听见吗?”

  “棒梗都说了,不是他动的手。”

  贾张氏将棒梗护在身后。

  “妈,这话说出去院子里的人会信吗?”

  秦淮茹反问道。

  贾张氏看了看棒梗,别说外面的人了,其实贾张氏也不信。

  这事儿绝对是自己孙子干的,毕竟棒梗这两三天打下来的瓦片不少。

  “好了,不会有事儿的。”

  “聋老太太和傻柱不是没有死嘛!”

  “不会有事儿的。”

  贾张氏说完就拉着棒梗去旁边坐着了。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秦淮茹叹了口气,希望自己的男人有能力将这事儿给摆平了吧。

  医院。

  这时聋老太太和傻柱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医生,老太太和柱子两人怎么样了?”

  易中海和众人都看向刚刚从治疗室走出来的医院。

  “两位病人的伤口我都处理好了。”

  “那位老同志的情况比较轻,只缝了三针,骨头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男同志就有点麻烦,头骨裂开了点,好在没啥大问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头上缝了十九针,后面千万不能再受伤了,等下包扎好了,两人就能够出院了。”

  医生说完,便转身去忙了。

  众人听到聋老太太和傻柱都缝了好几针,尤其是傻柱都缝了那么多针,尤其是头骨都裂了,纷纷摇了摇头。

  傻柱真他妈惨!

  同时看向易中海,看他这事儿要怎么处理。

  贾东旭心虚的看了一眼易中海。

  “回去必须严惩棒梗!”

  易中海冷声说道。

  如果这次不把这事儿处理好,对于自己的威望十分不利,而且对于自己的养老计划也有着极大威胁。

  贾东旭点了点头,“师父你放心我回去了肯定把棒梗一顿毒打。”

  贾东旭这次是认真的。

  易中海点了点头。

  这时聋老太太包扎好了,被护士搀扶着走了出来。

  易中海示意贾东旭快点去搀扶着。

  “老太太,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家的那个混蛋小子让你遭罪了。”

  贾东旭一脸歉意。

  “哼!”

  聋老太太冷哼了一声。

  这次自己不仅遭罪,自己的乖孙还被缝了十几针。

  聋老太太都快被气死了。

  没过多久傻柱也走了出来,因为伤口严重点,傻柱的头包裹的严严实实。

  “柱子,你这个没事儿吧?”

  易中海和众人看到傻柱的样子被吓了一跳。

  整个头被纱布包着只露了个眼睛,鼻子嘴巴出来,其余的都被包的严严实实的。

  “一大爷没事儿了,就是还有点痛。”

  傻柱心里真的是草了狗。

  如果棒梗不是秦姐的儿子,他傻柱非得把对方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没事儿就好。”

  “这次你也别怪你东旭哥,孩子不懂事儿。”

  易中海担心傻柱会因此记恨上贾东旭。

  “一大爷我明白。”

  傻柱点了点头。

  “哎哟,我的乖孙啊。”

  “这得多疼啊!”

  聋老太太满脸心疼的看着傻柱。

  “奶奶我没事儿,我皮糙肉厚,这点痛算不了什么。”

  “主要是你老没事儿吧?”

  傻柱看着聋老太太也用纱布包着的,心疼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

  聋老太太摆了摆手。

  “老太太,柱子我们也回去吧。”

  易中海这时站了出来。

  两人点了点头,众人离开了医院,返回了四合院。

  “老阎,麻烦你去通知一下院子里的人,都到中院来开个大会。”

  一进四合院,易中海就找到阎埠贵,让他拿着铜锣去敲敲。

  “行!”

  “傻柱和老太太没事儿吧?”

  阎埠贵看着聋老太太和傻柱有点害怕,尤其是傻柱。

  包的也太严实了。

  “没什么大事儿。”

  易中海摆了摆手。

  “行。”

  阎埠贵点了点头,然后拿着铜锣去敲去了。

  “开会了,开会了!”

  阎埠贵开始满院子通知人。

  此时孙青山正在灵泉空间中忙活着酿酒,以及种高粱。

  “可恶,早知道就在灵泉空间里酿酒了。”

  “用意念酿酒简直不要太方便了。”

  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孙青山用意念酿造出了五百斤的地瓜烧出来。

  将吴老爷子留下的空酒桶全部给装满了。

  孙青山忙完了手中的活,便退出了灵泉空间,恰好这时阎埠贵来敲门了。

  “咚咚!”

  “青山,青山。”

  阎埠贵大声的喊道。

  “来了,来了。”

  孙青山见有人喊自己,急忙的打开了门。

  “三大爷怎么了?”

  “咦怎么要开大会了啊?”

  孙青山看到院子里已经有不少人带着板凳来了。

  “刚刚傻柱他们回来了,老易要开大会。”

  “我刚刚敲了半天的锣你没听见?”

  阎埠贵一脸幽怨的望着孙青山。

  “今天有点忙,累到了不小心眯着了。”

  孙青山随口扯了一个谎。

  “行,快点出来吧。”

  阎埠贵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孙青山快点出来。

  孙青山带着一个板凳坐在了一个角落。

  这时许大茂也笑嘻嘻的端着板凳坐了过来。

  “青山,上次我是有事儿耽误了,没跟你喝成,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喝?”

  许大茂笑着说。

  “免了,许大茂你的酒,我可喝不来。”

  孙青山摆了摆手。

  许大茂这个行为孙青山能够理解,但是这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后,孙青山觉得十分操蛋。

  许大茂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心里鄙夷的说道:切,一个破酒馆的公方经理神气个屁啊!等我以后成领导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时,贾东旭拖着他的好大儿出来。

  “呜呜!”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棒梗疯狂打着贾东旭的手。

  众人看着棒梗还死不承认,眼神中更加嫌弃了。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这个棒梗没救了,犯错了还不承认。”

  “今天非得好好教育他一顿不可。”

  “今天看看一大爷怎么处理吧,别的不说必须要把棒梗的弹弓给收了。”

  “没错,万一哪天又因为这小子砸到人了,那就不好了。”

  .................

  众人纷纷说道。

  今天要不是砸到了聋老太太,都不会开这个大会。

  那个时候易中海只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贾张氏看着大哭的棒梗,直接跑了过来一把将棒梗揽入怀中。

  “妈!”

  贾东旭看着又护短的贾张氏,心里焦急的很。

  “贾东旭,棒梗可是你的亲儿子!”

  “棒梗不是说了嘛,不是他干的,你这个当爸的怎么就是不信。”

  贾张氏恨不得给自己这个儿子几巴掌。

  “妈,这事儿明眼儿都能看出来是棒梗干的啊!”

  贾东旭要无语了,这么多人当初看到了,怎么可能不是棒梗干的。

  孙青山坐在角落里偷笑着。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